陆六岁。

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屯一下以前的一个脑洞,食用愉快☆

一天从湖中冒出一位老者。

“这儿有一个诸葛孔明,一个诸葛卧龙,还有一个诸葛军师。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哪个都不是。”姜维说着命人把不安静在家里待着反而钻进湖里的老者送回家。

“这儿有一个陆逊,一个鹿逊,还有一个驯鹿。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孙权转身看了看枝叶苍翠的树林,“鹿不是都在树林里吗…?”

“这儿有一个孙策,一个孙⺮,一个孙朿。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没有,谢谢。”周瑜选择忽略后两个奇怪的东西。

“这儿有一个钟会,一个钟不会,一个钟三中全会。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卫瓘看也不看转身就走,“瓘从没把司徒弄丢。”

“这儿有一个葡萄味的曹丕,一个甘蔗味的曹丕,还有一个橘子味的曹丕。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司马懿看着这个不识礼数的老者嘴角抽搐,指着地上遗落的几个葡萄珠,“沿着这个就能找到。”






因为姜维知道他与昔年初出茅庐的诸葛军师从未谋面,他印象中的从来都是彻夜不寐秉烛操劳的诸葛丞相。他所想的相见必应是九泉之下告知丞相炎汉得以复兴——否则何颜面对丞相?

因为孙权回首只见林空,不知何时江东英杰济济一堂之景已是许久未见。二十罪状与君绝,无论怎样挽回那个人已经看不见了。如真能再次相见也许他还是吴郡陆议,可他是吴大帝孙权。

因为周瑜一直认为他没有把孙策弄丢,只是孙策性子急了些步子迈得快了些。他也没有忘记年少时的承诺,只是这一次他也走得快了些——“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因为想要弄丢什么首先你要拥有他,卫瓘不确定他是否真正拥有过钟会。但有一件事他可以确定——钟会死在那个寒风凛冽的隆冬,死在几乎被雪掩埋的锦官城。那不如让这一切,都一起被永远埋葬。

因为山南山北两相隔,纵然循旧物也难寻故人。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