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六岁。

思远相关#

大概就是胡乱脑补的脑洞产物←

那日满城白幡素稿,蜀中百姓相互搀持泣涕不已。
在思远的记忆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情景格外模糊,似乎确实是有过但也少得屈指可数。相反,父相一次次挥军北上时远去的背影却是格外清晰。母亲时常会一个人看着窗外,好像能看到身在数里外的父亲。然后,她便带着期许的微笑教导思远说他有一位心怀天下的好父相,说他以后也要做一个像父相那样的人,无论做什么回过头再想起来都要做到无愧于心。
他又想起这次出征前自己曾忍不住问过,“父相这次出征回来便不要再走了可好?”已是两鬓斑白的父亲笑得和蔼,“能留在成都陪着瞻儿自然是好的。”
父相并没有食言,思远想。他再也不会出征了,但他也再不会回到家中了。
想到这儿,他拉着母亲的衣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发问般轻声道:“若是父相忽然有一天就来看咱们了,那该…”
月英蹲下身细细擦拭着幼子眼角的泪珠,“怕什么,那是你父相。父相回家了,怎会不开心呢?”
月余,年幼的思远渐渐明白的母亲的话。他也曾盼望着忽然有那么一天父相和母亲忽然就回来找他了,但这毕竟是无法实现的。他开始学着接受这一切,除接受外别无选择。
他也和其他孩童一样是个年幼的孩子,可他必须尽早比同龄孩子都更加成熟。
因为他是丞相之子。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