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六岁。

【多cp向】寻找

*啊大概就是乱七八糟的一个脑洞
*cp狄芳  猴露  吕蝉  邦信  云亮(隐藏维亮x) 
*那就开始啦?

一位老者带着世人在漫长旅途中遗失的一切来到了峡谷。

“您好,在下要寻找狄大人。”李元芳彬彬有礼地向老者说明了来意。
“你要找的人是何时离开的?”
密探略加思索,随即一本正经地答道:“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您知道,魔种的寿命远远长于普通人,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寻找我想见的人。”
“去向时间要你的狄大人吧。”老者看着面前稚气未脱的面孔如是答道。

“请问您看到我的意中人了吗?”露娜提着剑向老者发问。
老者想了想,“你有没有给他留下什么信物?这样找起来或许会快一些。”
“有,我在他心里留下了一样东西。”
“这一定要是他无论身处何方都不会忘记的东西,你有十足的把握吗?”老者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出言提醒道。


“我要找的是天下最美的女子。”战神吕布此刻正站在老者面前,提及要找的人目光平添些许柔和。
老者颇感好奇,“为什么执着于找这个人?”
吕布不假思索地答道:“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想法,但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无法忘记关于她的一切。”
“你明知道无论找回多少次她都会离开。”


“你好我要找一个叫韩信的人。”刘邦一向不大在意繁文缛节,开门见山地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
老者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换一个吧,这里有韩大将军,有楚王,还有淮阴侯。”
“可我要找的只是韩信韩重言。”
老者注视着他,摇头叹道:“有些东西遗失太久,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老伯您好,您有没有看到赵将军?”诸葛亮怀着隐隐的期待向老者发问。
“看到过。”老者皱起眉,似乎是在努力回忆着自己的见闻。“本来是一大群人一起朝着北边走,不过他走得有些快…年轻真好啊。”
“您说的对。”诸葛丞相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本来是一大群人在走,最后这样一群人都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再年轻。直到后来,再找不到可以并肩前行的人。















于是李元芳找到了孙膑。
“孙膑你可以帮我找到狄大人对不对!”
“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那位老爷爷让我找时间要啊!”

于是露娜向对面泉水望去,“哦豁他挂机了。”

于是吕布一脸无奈地看着对面蓝爸爸附近的草丛:“小蝉你就一定要跑去对面反蓝吗…”

于是刘邦思忖片刻朝老人笑得一派和气:“那就不找了,省得白费力气。”

于是诸葛丞相独自对着舆图思索,不管怎么说北伐还是要继续的,总有人要走完这条路。

“您不是说带来了大家遗失的一切事物吗…?”
“既然曾将其遗失,就要做好再也找不回来的准备啊。”

当三国众看到自己相关同人时(二)

同人也给大魏带来了一定的乐趣。

荀彧对于同人倒是不大感兴趣,他更喜欢在室内点起香炉沏一盏温茶,一个人安安静静看些有理有据的考证,时不时提笔勾勾画画,抬起头把目光投向清茶若有所思。

每到这时荀彧都会事先关紧门窗以防突发情况,例如某次他看着考证忽然窜出一个安利郭荀又名“颖川初恋组”的,姓郭的黑影。

如果说一点同人不沾那倒也不是。闲来无事时他也会随意翻翻看看,看到曹荀的“食盒”时他独自沉默了许久,最后终于想着生前过往最好的归宿就是随着千年的尘土一并掩埋,心里也得到许些释然。

曹操本来对“曹魏后宫团”一说挺感兴趣,每天有那么多将军谋主围在身旁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看着他们一个个成了夏侯皇后敬妃郭妃引人笑得开怀。——当然他不知道还有一个名称叫做“曹魏后宫失火团”。

同人对于郭嘉来说是打发时间的利器,时间长了之后他甚至开始自己动笔练着写。除了与主公同僚之间那些不得不说的事之外,他偶尔也会写一写自己和奕儿的父子之情。以前随主公南征北战顾不得年幼的孩子,现在闲暇之余自然要多增进一下感情嘛。

同样练习写同人的还有曹植以及掌握“七步催更法”的曹丕。其中七步催更法一经采用就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在它强有力的监督下,大魏众写手勤劳能干奋发更文,大多过上了了自给自足的小康生活。

曹丕本人吗对于同人没什么挑剔,看到些喜欢的丕权片段还会摘录下来一封信砸给江对面的笔友。他暗自决定如果有“丕葡”的同人也会试着尝尝。

就在江东的”美”的风波过去后,大魏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

——不是美不美的问题,而是暖不暖问题。

不过好在正值夏日,这个问题等隆冬再去考虑也不迟。

【熙懿】原创BE十题


1.逐渐遗忘的初遇
何熙不记得他是怎样与那个明艳活泼的青龙少女相遇的。
或许是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光束透过稀稀拉拉的叶片撒下斑驳碎影,那个有着和阳光一样纯净温暖微笑的少女忽然地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靠在天行教的靠椅上细细回想,却终究没能在湍急而逝的时光长河中将星点般的记忆攥在掌心。

2.他们的旅程
五个人热热闹闹,开开心心。他们看着相同的风景,有着共同的目标,摔倒了又相互扶持着重新站起来,而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踏上旅途。
——至少曾经是这样。

3.分别后再次相见
两百年间青懿无数次想象了她与何熙的重逢。
恐怕他坟前的杂草也长得几丈高了,她又何必大费周章去见一个冰冷的墓碑呢?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竟还能与他再次相见。可在青懿心里,她最终还是没能见名为“何熙”的人类少年最后一面。

4.相交线
起初他们相距甚远,却因有着相同的理想而相遇,相识,相知。
就这样,人类少年与青龙少女的道路不可思议地交汇在了一起。
而交汇总之短暂的,接着两条路无法避免般向不同方向延伸。

5.我认识的你
我认识曾经的你,那个消失不见的、再也回不来的你。

6.奢望
“小懿,我想多看看你。”

7.曾经的心愿
“睁开眼睛吧,母皇!时代已经变了!我们青龙族为何要一直坚持看重血统、出身和种族?人类的技术可以让妖怪们都变得平等起来!我要改变青龙族,要改变这世界!”
青懿从青舜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看到了许下“改变世界”的豪言壮语的她与何熙。
那么现在她的心愿又是什么呢?尽自己所能阻止何熙?或许是这样。

8.亲手毁灭
有人会亲手毁掉自己得不到的一切,可他们不同。
从没有想过要毁灭对方本身,只是迫不得已想要毁灭对方的“路”。

9.回忆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放弃了回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回忆是徒劳的。无论花费多久的时间回想一个摔在地上粉身碎骨的茶杯曾经是怎样细腻精致都再也不可能重新将它捧在手中,感受茶汤透过杯壁的温暖。
这只是一种对自己的惩罚,一种夹杂着美好的遗憾。

10.从未改变
就像青懿说他一直都是她的正宫,就像何熙说他一直爱着她。
他们的心从未改变,而有些事情却再无法恢复如初——曾经一起走到路,曾经并肩度过的时光,以及记忆中的笑容。

#脑洞整理#第二弹

依旧是上次的屯脑洞计划√


敦操#
那年相识,他随他讨伐黄巾。
冲锋陷阵,一骑当千
纵然跻身狼虎之间也毫不退缩。
他想,他要永远陪在他身旁,陪他完成胸中的大志
——这便是一切的开始了。
.
鄄城中计,他被伪降的敌军劫持。
韩浩声称按照国法将不会考虑他的安全,并做出了继续出兵攻打的姿态。最终吕布心生害怕放弃了人质。
如果真的死了那自己便不能助他完成大业了。
但是,如果会拖累他还不如死去呢。
听闻此事他的心微微有些发慌,知道他平安无事后才松了口气,下令今后可攻击劫质者不用顾忌人质。
这不过是希望今后再不要发生这样的事。
.
赤壁的火光狂傲的吞噬着一切。
脑海中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告诉自己——不能让他停在这里。
就算自己永远停在这里不能在他身旁也要拼尽全力护他周全,他想。
于是调转马头,阻挡海浪般追击而来的吴兵。
——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永远都伤不到他。
.
百姓在门前挂起了红灯笼,蒸包子的香气在街上飘荡。
孩童穿着厚厚的衣裳,趴在窗边望着纷纷扬扬的大雪。
这一年的正月格外冷,冷得人心覆上冰霜。
"放心,不会迷路的。你看家家户户都支起灯笼为你照明道路。
"我知道你不喜欢孤身一人。别急,我马上就过去找你,不会让你久等。
"我说过——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
千百年后,当人们再提起那位乱世枭雄时,他的名字仍是和他在一起的。
而这一切,于他们都已是无关紧要。


权逊#
那时,吴侯府的后院有棵桃花树。
无人知晓桃树何时在这里生根,随意一瞥却可以看出桃树已在这里生长了很多年。早春时节,嫩绿的芽苞吐露枝头,几日后便是一树繁花。
年轻的孙权闲来无事会在树下小坐,或烹茶或煮酒。花瓣时常会飘落下来,轻盈地漂在碧绿的茶汤上,就像一只精致的画舫。孙权偶尔也会叫上同样年轻的陆逊,两人一言不发地相视而坐。
这样的年月恰似清茶,不似浊酒醇香浓厚,却有独属于自己的淡然悠远。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
后来,陆议成了大都督陆逊,吴侯孙权成了吴王。
再后来,陆都督成了陆丞相,吴王成了吴大帝。
最后,陆丞相不在了,吴大帝也命人砍了那棵桃花树。
听人说,那年初春的桃花开的格外美。听人说,那年的丞相病得格外重。听人说,那年的吴大帝变得格外陌生。
后世有诗言: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奈何人已逝,花亦落。
再没人记得桃花树下煮茶相视的两位少年,世人只知——陆丞相和吴大帝。


#季汉新闻联播#(伪
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联播节目。今天的主要内容有:
①新年来临之际我国召开第七届北伐团代表大会。
②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一片光明
③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一片光明
④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一片光明
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今年是季汉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第七届北伐团代表大会明确了季汉发展的方向。大将军姜维在会议中指出:我们的前景催人奋进,但长安不会从天降。我们要树立必胜信念、继续致力于北定中原。
重农固本,是安民之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是农业结构性改革的基本底线,要保稻谷、小麦等口粮,保主产区特别是核心产区的生姜生产,确保姜糖姜饼基本自给、姜汁绝对安全。要充分发挥多种形式以甜姜为经营在结构性改革中的引领作用。下面联系正在大将军府…不,甜姜生产基地进行采访的本台记者。请为我们介绍一下甜姜生态园。
(导播!镜头切换!)
观众朋友们好,现在我身后的就是大片大片埋藏着姜将军……甜姜的田地。刚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夏侯霸将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国甜姜制造业取得显著成效,在姜汁姜糖姜饼姜茶等产品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姜糖团姜饼团姜茶团姜汤姜粥姜伯约等新产品,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姜伯约了,不但外观上无可挑剔而且多吃对于身体健康大有裨益。
【哔——————】
【由于电视台遭到袭击致使新闻联播无法继续】


#蒙肃五题#
1.三年
三年的时间可以做些什么?
足够曾经的“吴下阿蒙”成为守土开疆的江东大都督,足够他一袭白衣匿于小舟悄无声息渡江,足够他们再次相见。
2.药
“大都督,该服药了。”
端起侍者端来的深褐色液体,苦涩的药液顺着喉咙滑入肠胃,吕蒙眉头微微皱起随即恢复如常。这样的场景似乎在哪见过——
“大都督,该服药了。”鲁肃接过他手中的瓷碗,温和笑道:“有劳子明了。”
3.后世臆想
“肃遂拜蒙母,结友而别。”
这…这是见家长吗
4.约定
从未明言,只因两人心照不宣。
江东,江东。
5.大都督
他是大都督鲁子敬,我是吕子明。
后来他是已故都督,而我是大都督吕子明。
大都督时常想念着大都督。



最后附原帖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4550338315?share=9105&fr=share

#脑洞整理#第一弹

在小伙伴的建议下在lof屯一下两个人一起开的脑洞,小伙伴百度id:茶忆_蒋陵秋


「"同时被绑架救谁"」
Q:如果都督们同时被绑架了,您救谁?
孙权:救火。
Q:如果孔明和孝直同时被绑架了,您救谁?
刘备:他们能成功收复歹徒。看来我们又要增添几员大将了……
Q:如果军(hou)师(gong)们都被绑架了,您救谁?
曹操:心情好的情况下可能会救一下歹徒。

所谓加法#
“你知道233+1等于多少吗?”
“知道。秋风五丈原。”
“你知道233+1+30等于多少吗?”
“知道。血染锦官城。”

一看就有猫饼的脑洞#纯粹一派胡言#
众所周知,魏延有很多亲戚。
首先他被一些人称为"魏溃阳",甚至有人认为他还有个表哥叫"常未彦"。
其次,他的爷爷叫"魏初写",他的爸爸叫"魏腾"。
然而这一大家子里有一个逆子——"魏长安"。
魏家有个老祖宗叫做"魏皑",老祖宗是个很厉害的人。
魏家和霍家是仇家,霍家的老祖宗"霍相正气"是个凶猛又讨厌的人。
然后……然后继续开这个脑洞露珠和小伙伴一定会开始胃疼。


一看就有猫饼系列#幻想博物馆#
博物馆中的藏品大多都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文物,就比如说:曹丕的葡萄,郭嘉的酒坛,荀彧的空…香炉,甘宁的铃铛,孙权的桌子角,刘备的筷子,诸葛亮的羽扇,出镜率极高的西川图等等。
当然还有一些更加重要的东西不在博物馆里,而在我们的心里。
——那是对于千百年前逐鹿中原尽展豪情的先人们的铭记与敬仰。
当你从书架上抽出关于他们的书籍的那一刻起,你便知道这薄薄的纸张承载着千年的记忆,你便知道在那片土地上早就刻下了他们的足迹。


假如#
他不知道卧龙先生是何许人,更没有叩响草庐的门。
而他隐于乡间。清风明月,焚香抚琴。

他没有亲自率军平乱,月余捷报传来。
而他时常到兄长府上登门拜访,二人谈及幼时之事不由轻笑。

他终是不同意他随军出征,独自一人远征乌桓。
而他在军医调理下身体逐渐好转,待他凯旋而归他笑说下次出征必随主公同往。

他看着太子和鲁王兄弟和睦心中欣慰,赤乌八年的早春平添了许些暖意。
而他仍是他身边温润谦和的丞相。


#钟卫#
数学课。上了年纪的数学老师透过厚厚的眼镜片看着坐在座位上的学生。
“同学们,连接三角形两边中点的线段叫做三角形的?”
“钟——卫——线——!”
卫同学忽然手一抖在笔记本上落下一个黑点,钟同学看着笔记一向工工整整的卫同学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依旧是数学课。
“同学们观察这组数据,最中间的两个数值的平均数是?”
“中——位——数——!”
卫同学吸取前一次的教训没有这一部分的记笔记,而是选择在课下向钟同学借笔记。
“喏。有不工整的地方可以提出来。”钟同学安静地看了看他,把笔记本递了过去。
卫同学礼貌地表示了感谢,一边欣赏着书法作业一样的笔记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真能找到不工整的地方他现在就喝一大杯盐水。
然后,他看到了笔记上赫然写着的“钟卫数”。
“唰——”一条优美的弧线,以及一旁微笑着的钟会。

#上交郭嘉#
有句话叫做“上交郭嘉”
“劳烦奉孝帮彧保存一下这只香炉。”
“奉孝啊以后子桓就要交给你了。”
“小妈…不对祭酒请留一下这串葡萄。
“奕许久未见爹爹甚是思念,这只爹爹常用的酒樽…”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
郭祭酒带着这些东西一个人溜得飞快,他在一个无忧无虑的地方替大家保管着这些东西,等哪天他们来找他了就把这些当做见面礼送还他们。
但是保管是由期限的,没到期限就来取他是不会给的。
所以,可别太早就急着来啊。


#钟卫#
喜闻乐见的一看就有猫饼的谐音梗#
暑假将至,钟会和卫瓘想着闲暇之余做一个短途旅行。于是两个人就开始商量该去哪。
钟会首先提出想去成都看看,而这一提议被卫瓘否决了,他说他莫名其妙觉得成都有些不想回忆起的事。
“是什么事呢?”钟会倒是饶有兴趣。
“想不起来了。”卫瓘说完就不再多说什么。
“不是想不起来,而是不愿想起来吧。”
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最后还是钟会打破了沉默,“那就去宁夏看看好了。”
“诶?去宁夏的哪里?”
“中卫。”
其实你想说的钟卫吧…
钟会看着卫瓘欲言又止的样子心情大好,慢悠悠又添了一句:“那里的枸杞不错,身体不算太好的话到时候可以采购一些留在家里备用。”


#甘凌#
凌统想起那一年,少年看着杀死自己父亲的人成了日后同僚,气火上涌不由得咬紧牙根狠啐一口,“有朝一日必手刃这水贼!”
而现在,他向着挂在树上的银铃举杯空饮。
“臭水贼,再敢回来非要打得你求饶不可。”
——开玩笑的,知道你不会回来了。

葡贵妃的日常(bu
鼓起勇气打tag系列?

当三国众看到自己相关同人时(一)

一个很奇怪的脑洞,欢脱向嗯


众人辞世来到另一个世界后总不免会有大把大把的闲暇时间,不过好在常有后人写一些关于他们的故事。后人没有亲眼见过他们的时代,因此描写起来难免会有些出入,但大多数情况下三国众总是看得津津有味。

不同人喜好不同,周瑜比较喜欢文笔细腻有适当感情抒发的,而孙策喜欢重点描写奋斗拼搏守土开疆的情节,比如“生死无悔永固江东”什么的。

虽然孙权看权逊同人看到赤乌八年时难免想起曾经发生的种种,接着沉默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据知(tong)识(ren)渊博的陆丞相说,过去的事情就算再纠结也无济于事,过好当下才是最主要的。

同人有时也会带来许多好处。

比如说孙权欣慰地看到公绩和兴霸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只是公绩禁止把银铃挂在树梢等行为,他说这样会让他想起吃过的非常经典的一口玻璃渣。

啊,同人真好。孙权这样感叹着。

然而最近江东众人发现孙权很不对劲,见了孙策尴尬打声招呼就匆匆溜开。孙策思前想后努力回忆了多半天,虽然之前有过“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一说,可他知道就算把赵子龙的胆都给孙权他也不会对嫂子,不,对公瑾有什么出格之举的。最后他一头雾水地表示自己压根没恐吓过这小子。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孙策不慎读到某篇同人为止。

最后他对孙权说,“美。”



↑当然不是这样咯!
无论如何,孙策都认为自己的弟弟已经十分出色了,在乱世中年纪轻轻就统领江东。
他为了江东大地尽了自己努力,所以他美。

不对,他很棒,很出色。

再后来孙权倒是没什么异常,陆逊却有很长一段时间看见笔就手抖。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

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屯一下以前的一个脑洞,食用愉快☆

一天从湖中冒出一位老者。

“这儿有一个诸葛孔明,一个诸葛卧龙,还有一个诸葛军师。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哪个都不是。”姜维说着命人把不安静在家里待着反而钻进湖里的老者送回家。

“这儿有一个陆逊,一个鹿逊,还有一个驯鹿。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孙权转身看了看枝叶苍翠的树林,“鹿不是都在树林里吗…?”

“这儿有一个孙策,一个孙⺮,一个孙朿。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没有,谢谢。”周瑜选择忽略后两个奇怪的东西。

“这儿有一个钟会,一个钟不会,一个钟三中全会。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卫瓘看也不看转身就走,“瓘从没把司徒弄丢。”

“这儿有一个葡萄味的曹丕,一个甘蔗味的曹丕,还有一个橘子味的曹丕。哪一个是你丢失的?”
司马懿看着这个不识礼数的老者嘴角抽搐,指着地上遗落的几个葡萄珠,“沿着这个就能找到。”






因为姜维知道他与昔年初出茅庐的诸葛军师从未谋面,他印象中的从来都是彻夜不寐秉烛操劳的诸葛丞相。他所想的相见必应是九泉之下告知丞相炎汉得以复兴——否则何颜面对丞相?

因为孙权回首只见林空,不知何时江东英杰济济一堂之景已是许久未见。二十罪状与君绝,无论怎样挽回那个人已经看不见了。如真能再次相见也许他还是吴郡陆议,可他是吴大帝孙权。

因为周瑜一直认为他没有把孙策弄丢,只是孙策性子急了些步子迈得快了些。他也没有忘记年少时的承诺,只是这一次他也走得快了些——“非瑜背诺,天不假年。”

因为想要弄丢什么首先你要拥有他,卫瓘不确定他是否真正拥有过钟会。但有一件事他可以确定——钟会死在那个寒风凛冽的隆冬,死在几乎被雪掩埋的锦官城。那不如让这一切,都一起被永远埋葬。

因为山南山北两相隔,纵然循旧物也难寻故人。

思远相关#

大概就是胡乱脑补的脑洞产物←

那日满城白幡素稿,蜀中百姓相互搀持泣涕不已。
在思远的记忆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情景格外模糊,似乎确实是有过但也少得屈指可数。相反,父相一次次挥军北上时远去的背影却是格外清晰。母亲时常会一个人看着窗外,好像能看到身在数里外的父亲。然后,她便带着期许的微笑教导思远说他有一位心怀天下的好父相,说他以后也要做一个像父相那样的人,无论做什么回过头再想起来都要做到无愧于心。
他又想起这次出征前自己曾忍不住问过,“父相这次出征回来便不要再走了可好?”已是两鬓斑白的父亲笑得和蔼,“能留在成都陪着瞻儿自然是好的。”
父相并没有食言,思远想。他再也不会出征了,但他也再不会回到家中了。
想到这儿,他拉着母亲的衣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发问般轻声道:“若是父相忽然有一天就来看咱们了,那该…”
月英蹲下身细细擦拭着幼子眼角的泪珠,“怕什么,那是你父相。父相回家了,怎会不开心呢?”
月余,年幼的思远渐渐明白的母亲的话。他也曾盼望着忽然有那么一天父相和母亲忽然就回来找他了,但这毕竟是无法实现的。他开始学着接受这一切,除接受外别无选择。
他也和其他孩童一样是个年幼的孩子,可他必须尽早比同龄孩子都更加成熟。
因为他是丞相之子。